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培艺术儿童 HAPPY ARTKIDS

【推行优质的艺术教育,提倡观察 创造 快乐 】

 
 
 

日志

 
 
关于我

庄语爸爸 艺术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国艺术教育交流访问学者。 有感于自己孩子的教育问题,决定投身基础美术教育的正确观念与方法的推广并亲自主持开办海培艺术儿童工作室。 现主要研究方向:儿童艺术创造力引导研究, 机构与城市视觉形象研究,艺术设计的基础教学 主编《国外热门美术院校留学指南》丛书 获2项山东省文化艺术科学重点课题立项 。 “第二届海峡两岸少儿美术大展”最佳指导老师奖, “第五届中华浓情少儿艺术汇展”优秀园丁奖, 首届世界少儿书画大赛优秀指导奖 2011中韩书画大赛伯乐奖,

网易考拉推荐

孩子们为什么突然变的不愿意画或者不敢画了  

2008-05-20 11:58:59|  分类: 父母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好几个3-4岁宝宝的家长在问我:“孩子最近似乎不敢自己画画了,现在她画画非要俺拿着她的手画,咋办?”

我先转发一篇北京的女艺术家“小其妈妈”写的一篇文章给大家看看,希望广大家长对照下自己,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是否自己或家人曾经这样做过?

很少有孩子天生不喜欢画画的,那为什么有些孩子会变得不喜欢画画了呢?我觉得这里出问题的,往往是家长而不是孩子。

孩子们最初的涂鸦很随意,随便涂涂抹抹、点点画画,就算完成了一幅“作品”,而且会很高兴地拿来给爸爸妈妈看。而父母们呢,却往往对这些“瞎画”的东西很不以为然,没有耐心。也没有意识去发现孩子”瞎画”中的兴趣点和潜藏的能力。

“你画的都是些什么呀 ? 乱糟糟的!”

“要画就好好画,别乱涂乱抹的。”

“他哪儿会画呀,不过瞎涂涂罢了。”

这些话我们听来都很熟悉。如果家长对孩子说的话和做的事,缺乏兴趣、缺乏理解,孩子会慢慢的关上他心中这扇好奇、探索的窗。

有些不愿意等待的父母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他们按捺不住地自己动手,迅速画出个太阳或者房子,要求孩子照着画。还有些父母为了吸引孩子,把家里挥洒得到处鲜艳卡通。

父母们这些“好心”,实际上可能适得其反,弄得孩子对自己本来很有兴趣的事情感到索然无味,甚至产生逆反心理。

有些碰巧被行家说是有发展潜力的孩子,家长却对他的“潜力”的实质毫不知情。孩子的天赋再高,也在父母的误区里变得黯然无光了。

传统的美术教育,使我们中的很多人觉得画得“好”就是画得“像”,似乎只对那些“跟真的似的”视觉艺术作品有兴趣。当孩子们的画比较抽象,因而显得不那么“像”的时候,我们就容易发急,开始批评孩子的画,斥责或者嘲笑孩子,看不到孩子的长处和闪光点。这对孩子的发展和自信心是很大的摧残。孩子的天赋和灵性渐渐地被消磨掉,孩子的兴趣渐渐地被抹杀,而家长却还一无所知。

 “我不会画”

一位3岁女孩的妈妈给我说:她的小侄儿只有5岁时,曾经与她有一段对话,让她刻骨铭心:

“冰冰,明天是你妈妈的生日,你妈妈是属马的,你给你妈妈画匹马做生日礼物吧。”??“我不会画。”

“为什么?”

“老师没教过。”

这位妈妈当时就想,如果我有孩子,决不能重蹈覆辙!

可现在几年过去了,她发现她所在的地方,美术教学还是那么落后。

岂止是她所在的地方的美术教学有问题,在我们遍布全国的大大小小的城市里,幼儿园也好,中小学也好,这样的问题举不胜举,这样的教学现状使更多的家长陷入困惑。

“我不会教”


有位2岁多孩子的妈妈非常疑惑地说:到底我该如何帮助女儿 ? 我实在是不知道。我小的时候对绘画不感兴趣,照着实物或书本,怎么也下不了笔。

还有位妈妈说:画画,我是最头痛的。小时候上画画课,经常被自己的画弄得灰心丧气。如今更是画不成画,毫无美感可言,指点孩子画画更加没有可能了。

这位妈妈为什么对画画课感到最头痛?是什么样的教育使她“经常被自己的画弄得灰心丧气”,认为自己毫无美感可言?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就是错误的美术教育的结果。我们曾经接受的艺术教育,让我们把技法当作美术本身,把“画得像”当作美术好的标准。于是,如果我们不能对着一个东西画得很像,就觉得自己不会画;于是,我们看不懂任何不像的艺术作品,也没法欣赏孩子们的涂鸦;我们不能像孩子们那样,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心去感受,更不用提用画笔表达自己独特的感受了。到了我们的孩子这一代了,同样的问题还在继续。

家长表面上赞美着孩子的画,实际上却觉得孩子的画很乱,很难看。

有位妈妈惊喜地告诉我,她发现她的孩子特别喜欢梵高的画;可她也诚实地告诉我,对于梵高的作品,她除了觉得难看以外,实在没有什么别的感觉。

 

你的儿女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是生命对自身渴望所产生的儿女

他们经由你出生
但不是从你而來
虽然在你身旁
却不属于你

你可以给他们你的爱
而不是你的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护他们的身体
而不是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住在
你梦中也无法去到的明天


摘自 纪伯伦 <<育儿诗>>


我在这里摘录纪伯伦的诗,是因为我想说明教育中关于家长和孩子间的关系的问题, 教育,不是为了把孩子教成和我们一样,也不是为了让孩子用我们的脑子来思考, 如果处理不好这个关系,落实到教育,其负面影响之大,是非常令人吃惊的.

3岁的贝蒂是个瑞典和中国的混血儿, 我和她的中国妈妈喝午茶的时候, 她不知什么时候从哪儿弄到了一支笔,在餐厅的菜谱上兴致勃勃地又涂又抹, 善意的服务生立刻为她准备了一张白纸,还热情地在纸的一角飞快地画了一座房子一棵树: 来,你也画一个我这样的 ……

我赶紧着急地谢了他,非常认真地对他说,让她自己画吧, 她能画得很好的,画得不一样才好呢!
贝蒂的妈妈很惊讶,问我:这有什么不好吗?她告诉我, 她自己就常常应贝蒂的要求,为她画一些小猫小鱼什么的, 贝蒂每次看起来都特别高兴呢.

我问贝蒂的妈妈,那贝蒂自己在你的面前常常画些什么吗?

贝蒂的妈妈沉默了很久,才说,很少呢, 我印象中她总是更愿意让我画,她自己笑呵呵地看着.
说着话,她把头转向贝蒂,"你刚才画了什么,让我看看好吗?"
贝蒂迅速地摇了摇头,飞快地一把抓起桌上的涂鸦, 藏到了她的背后,说什么也不让看.

"我看见了"我大声而神秘地说.
贝蒂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的妈妈,有点惊慌地抿着嘴.
"我看见你画了些漂亮的点,象小蚂蚁的脚印." 我小声地对贝蒂说.
贝蒂忽然爽朗地大笑起来.

"不是小蚂蚁的脚印,是瓢虫的宝宝." 她凑到我的耳边悄悄地告诉我.
"哦!"我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旁边的那些线条呢? 快给我讲讲"
"是很多瓢虫在一起的家", 她主动展开那张有点皱了的画,热情洋溢的比划着.
贝蒂的妈妈不服气地轻轻踢我一脚," 你可真会收买孩子"
我笑着说,"不是会收买,是会解读."

贝蒂的情况很普遍,由于她经常看到母亲示范作画, 她在心里逐渐建立了一个所谓正确和完美的图画的概念, 她知道自己没有能力画出这种画,她便自发地失去了信心, 而且羞于让人看到她自己的"不完美"的画, 她失去了本来可以通过自由涂鸦而获得的体验, 而显然更依赖于从母亲那儿得来的视觉经验.

我所做的其实很简单,我按照我的猜测, 描述了她画就的画面,并且把问题留给她,鼓励她回到对自我 的解释和感受,鼓励她开始交谈和讨论,特别是针对她有感觉的话题和行为.

成人的示范对孩子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 其实和让孩子在画本上作机械涂色的后果是一回事.

当我看见年轻的老师,在一所很有名气的幼儿园里, 给3岁的孩子发放复印好的卡通图案,并且要求孩子们象她示范的那样, 把颜色涂在线里的时候,我心里十分难受.

两个月之后,我恰好在一个座谈会上遇见这个幼儿园的园长, 我问她,为什么不在美术课上让孩子们自由地画 呢?在画本上涂色对孩子的创造思维是
很有破坏性的.
她不以为然地说,孩子们很喜欢呢.再说,对他们认识色彩也是有好处的.

我很不同意她的说法,我相信有一部分孩子最初是可能喜欢涂色的, 他也会小心谨慎尽量不涂到线外,甚至涂好了之后也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我也认识不少孩子非常不喜欢涂色,自从被要求反复地作涂色练习之后, 就再也不喜欢画画了.

更严重的是,当儿童学会沿着轮廓线填色的时候,他往往失去了自由创造的能力. 因为他渐渐习惯了被动的局面,他不再能够自由地想到他想画的内容, 而总是画着老师要他画的内容,他不再能够注意到他的画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 而是注意了哪个孩子能把颜色涂得更干净,他变得越来越依赖现成的图案外形, 而害怕自己动手画出"不够准确"的画来,他没有得到任何真实而宝贵的体验, 也没有学到任何关于美感和运用色彩的知识,
甚至在将来的某一天,当有人要求他画一张画的时候,他将只能想到那些他涂过色的外形, 他往往会不加思索地说:我不会.

这真是对童年的巨大浪费.

每个孩子都具有一定的创造能力,艺术教育中教师的责任, 是给孩子提供机会和可能性,点燃他们天赋的直觉智慧, 而不是让孩子成为一个失去信心和自我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6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